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自然地理 >

傅伯杰:把中国景观生态学带到世界前沿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19-05-22 16:17

  “中国景观生态学研究在国际上也是比较有特色的,未来应当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密切结合起来,把研究成果用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当中”。

  文/《瞭望》新闻周刊

  记者 温泉

  “目前,我们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研究"黄土高原生态系统与水文相互作用的机理"。”自然地理学和景观生态学家傅伯杰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“在黄土高原北部地区,土壤中的水分随着树龄的增加反而会下降。这不同于以往经验所认为的多种树有利于涵养水源。这种现象在别的国家也出现过,但是其中的机理目前在全世界仍然是一个未被完全攻克的难题。”

  傅伯杰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,他向本刊记者展望:“中国是自然环境特点比较多、人类活动比较剧烈的地方,而且这几十年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放到国际上来看,是搞景观生态学和地理学研究最有利的场所。中国的景观生态学研究在国际上也是比较有特色的,未来应当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密切结合起来,把研究成果用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当中。”

  从1978年初进入陕西师范大学地理系算起,傅伯杰致力于自然地理学和景观生态学研究已经有36年。其间,他从被称为“万金油”的地理学专业出发,把中国景观生态学带到世界前沿

  探索解决“复杂系统”问题

  时光倒流36载,1977年冬天高考结束后,傅伯杰收到陕西师范大学地理系的录取通知书时,还“完全不知道为什么”,以为这是学校误将“物理学”写成了“地理学”。

  因为在他印象中,地理是一个文科专业,而他参加的是理工科的考试,他的理科成绩也一直不错。高考之前报志愿,傅伯杰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,第二志愿是西安交通大学,第三志愿是西北工业大学,专业填的都是无线电、自动化等这些当时的“热门专业”。

  到学校报到之后,他才发现不是写错了—地理系全系70个同学,只有2个是自己报的地理专业,其他都是报了其他专业被调剂过来的。

  “刚开始对地理没什么概念。”傅伯杰回忆,因为文革期间很多课程都被取消了,他没怎么上过地理课。很快,他就发现地理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交叉学科,学的东西比较杂,但是都不深入。学地理的学生经常自嘲为“万金油”,并开玩笑说:“认识500个汉字就能学地理。”

  但从大二大三开始,傅伯杰渐渐发现,地理学虽然学习面广且不深入,但恰恰要发挥其“综合”的特点,这种“综合”的思维方式吸引了他。他说:“地理之所以被认为是"万金油",那只是因为它是一个复杂系统,考虑问题既要考虑自然因素,也要考虑人文社会因素。复杂的问题要用复杂的方法来解决,科学还没有完全攻克复杂系统的问题,可探索的空间还很大。”

  上学期间,傅伯杰的勤奋令人瞩目。采访中,因为提及一些资料,傅伯杰翻出一本他学生时代的硬皮笔记本,上面的字迹清秀而工整,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的读书笔记和调研笔记。笔记本的扉页上,还认真地抄写了俄国学者赫尔岑的名言:“书是和人类一起成长起来的,一切震撼智慧的学说,一切打动心灵的热情都在书里结晶形成;在书本中记述了人类狂激生活的宏大规模的自由,记述了叫作世界史的宏伟自传。”这样的笔记本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本了。

  大学四年,连毕业论文在内,共24门课,非百分制的课程傅伯杰拿到的全是优秀,除两门功课外,其余全是90分以上或接近100分,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。硕士毕业以后,傅伯杰已经发表了七八篇学术论文。1986年春天,收到他寄去的论文之后,我国著名地理学家、北京大学地理系教授林超向学校提出免试录取他攻读博士学位,并随后推荐他到英国联合培养。

  从景观格局到生态系统服务

  1981年,第一届国际景观生态学大会在荷兰举行,景观生态学开始成为国际上的研究热点。景观生态学是德国著名的地植物学家特罗尔(C.Troll)于1939年在利用航空照片研究东非土地利用问题时提出来的。它本质上是地理学和生态学的交叉学科,地理学一般只是研究地球表层的景观特征,加入生态学之后,可以解释景观背后的生态和地理过程。

  1982年,傅伯杰看到了这次会议出版的论文集,他意识到这将是未来的研究方向:“景观生态学可以使地理学的研究更深入一步,可以回答我们所看到的地理景观格局为什么形成,会有什么生态效应。如果不这样研究,地理学没法深入。”